全世界供货存可变性 铁矿石期货遭遇下一波趋利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据相关媒体报道,在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的新Crest病毒检测呈阳性后,国内期货行情铁矿石期货价格再创新高,突破800元/吨。
铁矿石

    随后,在铁矿石业务方面,业界对巴西铁矿石运往中国的预期逐渐降低。

    “两个月前本应运抵中国港口的矿石尚未运抵,”铁矿石商人廖先生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由于疫情,南美港口的矿石无法运出。”

    廖先生说:“巴西的铁矿石越来越少,价格非常高。”

    2020年3月底至4月初,铁矿石价格进入上行区间,从549元/吨的低位突破800元/吨,价格上涨了45%。

    近日,中钢协与大型铁矿石供应商召开视频会议,这些会议试图传递铁矿石供应不混乱的重要信号。

    业内分析认为,由于全球商品供应充足,新一轮铁矿石供需变化很可能导致热钱流入。

    钢铁协会密集会见四大供应商

    期货喊单在非常时期,钢铁工业协会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与国外铁矿石供应商的关系日益密切,钢协已密切联系了四大铁矿石供应商。

    《战书》7月2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何文波与世界钢铁协会总干事巴斯举行视频会议。

    6月30日晚,何文波与淡水河谷首席执行官白安多、黑色金属业务高管司马胜等举行视频会议,钢协得到了不错的举动,淡水河谷3.1-3.3亿吨的年生产目标不变,2022年4亿吨产能的目标不变。

    半个多月前,在《6月11日战书》中,何文波与FMG集团CEO伊丽莎白甘恩斯举行视频会议。FMG承诺年出货量将达到1.75-1.77亿吨,高于上一财年的1.67亿吨。

    在6月9日的前两天,钢铁协会副理事长罗铁军会见了必和必拓集团中国区总裁王跃奎。必和必拓本财年的铁矿石出货量将超过2.8亿吨,创历史新高。

    统一日上午,何文波与力拓集团CEO夏洁思等人召开视频会议,确保西澳州铁矿石产量保持稳定。预计年发货量为3.24亿吨至3.34亿吨,比去年同期略有改善。

    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主要依靠全球四大铁矿石供应商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和FMG供应中国市场。

    其中,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在给记者的电子邮件中称,公司于2020年6月5日采取必要措施,暂停伊塔比拉综合矿的业务流程。随后,6月17日,淡水河谷向记者表示,伊塔比拉综合矿区的禁令解除。

    淡水河谷的情况只能从7月初的供应数据中看出。数据显示,七月初抵达香港的巴西铁矿石平均储量为800000吨/天,环比增长48.4%,月环比增长30.1%,同比增长102.8%。

    “淡水河谷现在市场上的矿石量非常小,只有大型钢厂还在进口。一般来说,由于价格高,中小钢厂不再使用淡水河谷的矿石

    廖先生说。

    廖先生说,现在针对于南美铁矿石市场来说,”即使签了合同,也没有货。由于受到南美疫情的影响,港口无法装运。“

    近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证实,新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这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巴西铁矿石供应能力减弱的恐慌情绪。

    警惕热钱

    ”铁矿石价格的核心是受供求关系的影响。我们的需求比较确定,但供应不确定。目前巴西的疫情尚不确定。兰格钢铁经济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陈克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疫情正处于上升期,对全球铁矿石供应造成重大影响,没有人敢保证铁矿石供应充足。

    “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市场上的资金量都是有的。最怕热钱盯上了铁矿石业务,”陈可辛告诉记者,“资金供应相对宽松的前提下,会刺激大量资本流入,这将对铁矿石总需求形成新的支撑。”

    中国铁矿石需求成为市场逐利目标,并非第一次。2019年,受巴西矿难和澳大利亚飓风影响,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超过50%。

    “我们普遍认为‘北上基金’正在推高铁矿石期货价格。”从事铁矿石业务多年的尚先生告诉记者。

    “北行资本”一般指的是香港、中国和外资进入中国大陆资本市场的资本。做了多年生意的尚先生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

    “2008年,当这项活动在国内发布的时候,中国还没有铁矿石期货,所以很多基金都在海外,比如新加坡市场,炒作铁矿石期货。”他回忆说,“当时,中国企业可以为在海外注册的公司提供资金,无论是国企还是国企一家私营企业,其中许多在海外设立了公司,并开设了铁矿石业务账户。”

    由于嘉吉等大型商业公司的介入,大公司所在的铁矿石期货价格逐渐体现了话语权,铁矿石交易中的违规行为也在增多。近日,大商所表示,截至5月底,交易所共处理铁矿石品种异常交易13笔,其中4笔交易、9笔频繁退市;立案调查影响价格的3笔交易。

    “只要一吨涨几百元,就会偏离公平价格。如果期货市场价格出现偏差,现货也会受到影响。

    中国需求展示

    廖先生告诉记者:”目前,在‘一带一路’相关地区,钢材需求仍然存在,其他行业需求不足。“。

    世界钢铁协会对中国的需求有预期。世界钢铁协会近日发布的2020年和2021年短期钢材需求猜测结果显示:”截至4月底,我国各主要用钢行业基本恢复正常生产水平,不过出口需求下降阻碍了制造业全面生产运行。自4月8日武汉开盘以来,建筑业已100%恢复正常建设水平。2020年下半年,钢铁需求的复苏将更加显著。建筑业(尤其是

    投资)将成为主要驱动力,中央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新的基本措施来构建刺激措施。由于全球经济严重衰退,制造业复苏将放缓,但汽车业将从刺激措施中获得一些动力。“

    世界钢铁协会预计,2020年中国钢铁需求将增长1.0%,2020年启动的”新基础设施“项目的效益将持续到2021年,支撑2021年对钢铁的非需求。预计中央不会再像2009年那样出台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因为这可能不利于政府继承经济再平衡的愿望。不过,如果全球经济环境对中国经济复苏产生深远影响,中国政府可能需要进一步提振经济,这意味着钢铁需求可能有上升趋势。

    陈可辛说:”热钱追求利润,无论它流向何处,中国大宗商品一直是它们追逐利润的对象。“。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条回应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